主办:中共甘孜州委政法委员会 甘孜州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:四川法制报社
您当前的位置:365bet官网365.tv  >  以案说法
夜半凶案
www.xafuw.com 】 【 2018-07-18 15:02 】 【 来源: 四川法制报 】


  苟熙海 本报记者 罗孝伟

  “儿子的学费1000元我都出了,女儿买个衣服60元钱你都不肯出……”愤怒的刘枷忍无可忍,在面对背叛了自己4年的妻子无情表现时,他终于彻底绝望了,决定将恨意付诸行动……

  案发:妻子倒在回家路上

  2014年3月16日22点整,遂宁S205省道金梅社区处一栋自建房外,一条黑影在夜色掩护下,在路边不时向着城市中心方向紧张地张望,似乎在等待什么人。“10点了,已经下班了。”上了一天班的段芳一边用手机发消息,一边登上回家的公交车。公交车行至成渝岔路口,段芳下了车。此处离家已经很近,虽然没有路灯比较黑,但段芳已经走了很多年。突然,一只手从背后伸来,抢走了段芳的手机,另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口鼻。一时间无法呼吸的段芳本能地挣扎反抗,与黑影一道滚落路沟。黑影借助先发优势,用手机狠狠砸向段芳头部,疼痛让段芳的反抗更激烈。

  两人打斗着由路沟翻滚到了路边河地中,黑影见优势不再,急忙从背后抽出水果刀刺去,段芳渐渐失去了反抗能力。黑影扔掉刀后,用手将段芳脖子死死掐住,段芳在惊恐中慢慢停止了挣扎。见段芳没动静后,黑影停下来休息了一会,然后起身将段芳抛入路边河中,清理现场后,消失在黑夜中。

  追凶:通缉4年重庆落网

  “姐,我这会在山上,我杀人了。”“啥?你说啥?”3月17日清晨,在外地工作的刘晴突然接到弟弟刘枷电话,刚想问具体情况,电话那头就已经挂掉了。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刘晴不知所措,她赶忙打电话给父母,父母也不知道弟弟到底出了什么事。焦急的刘晴与丈夫商量决定先报警,于是拨通了遂宁警方110电话。

  人命关天。接警后,船山公安迅速出警,由于报警人不能说清案发地,民警去段芳家找不到人,又联系不上刘晴弟弟,没发现线索,只能暂时按照失踪人口案处理。

  两天后,警方正式立案并成立专案组。由于刘枷再没有与家人进行联系,段芳家附近又无监控,找不到案发第一现场,案发于半夜又没有目击证人,唯一线索是报案人说的山。于是,专案组兵分两路,一路警力对段芳家附近山坡进行了地毯式搜索,一路走访了附近群众。走访民警了解到,段芳的丈夫刘枷平时性格内向且少言,夫妻关系不是很和睦,偶有争吵,刘枷曾向朋友透露怀疑妻子不贞,要杀了妻子后自杀。3月16日晚9时许,刘枷接女儿回家后出了门,之后一直没回家,而段芳当晚也未回家。两人消失后究竟在何处?

  就在案件陷入僵局之时,3月20日,小白塔水电站发现一具无名女尸,经鉴定,死者就是刚刚失踪的段芳。警方根据案情研判,立即将刘枷列为重要嫌疑人并发布了通缉令。

  2014年5月,船山公安局分为船山公安分局、经开区公安分局、河东新区公安分局,这起案件被移交到现遂宁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刑侦大队继续侦查。“我儿子现在有消息了吗?失踪了这么久,两个娃娃读书、生活咋办哦!”通缉令发布后,刘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刑侦大队询问刘枷下落,可刘枷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,虽然警方加紧了对刘枷的布控追捕,但无任何线索。针对刘枷孩子上学和生活民警们给予了相应的协调和慰问,使孩子能安心就读。

  就在警方感到困惑时,2018年6月4日,重庆警方传来一条好消息,在永川区银兆电子城附近抓获一名疑似网上在逃人员刘枷的男子。遂宁经开警方迅速赶到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分局,对该男子进行了确认后,将其带回遂宁。

  探因:前尘往事不堪回首

  刘枷回忆,4年前,他与段芳还是一对幸福恩爱多年的夫妻,两人经过多年打拼,在城郊自建了一栋小楼,育有一对儿女,还有几万元存款。但这个幸福的家庭,随着段芳的一次生日聚会发生了变化。

  2010年,段芳30岁生日这天,邀请同学朋友为自己庆生,聚餐后大家提议去歌城唱歌。刘枷平时非常节俭,看不惯铺张浪费,为了不驳段芳面子,也没有反对,只是打了声招呼就去上夜班了。然而段芳对刘枷去上夜班而不陪自己过生日的行为非常不满。这一切,被她的同学向波看在眼里。在随后的唱歌过程中,向波对段芳嘘寒问暖,并大方地将歌城账单买了,还一路护送喝了酒的段芳回家。

  看着有钱同学奢华的生活,再对比自己平淡的生活,还有个没出息的老公,这一夜,段芳的心不再平静。而这次生日后,刘枷也明显感觉到段芳看自己的眼神发生变化,成天都在手机聊天,也不知道和谁聊,但他没有太当回事。直到2012年,朋友告诉刘枷,段芳在外面可能有人了。刘枷观察发现,段芳开始学会打扮,吃穿用也变得高档,与同学向波来往密切。最恼火的是,刘枷发现家里存款少了一半,便质问段芳外面是否有人,没想到段芳直接承认了,刘枷顿时感觉像掉进了冰库。

  两人大吵一架后,考虑到儿女和邻里影响,刘枷选择了忍让。没想到,后来段芳居然意外怀孕了,这个家眼看要散,段芳主动认错,刘枷看在儿女面上,强忍愤怒陪段芳去医院打了胎。此后,两人开始各用各的钱,日子在磕磕碰碰中继续勉强过着。转眼到了2014年,这天,女儿要钱买衣服,刘枷没带钱让女儿去找妈妈,怎知段芳又把女儿给支了回来。刘枷气不打一处来,自己刚给儿子交了1000元学费,她却连60元都舍不得给女儿,思前想后,他觉得这日子确实没法过下去了。想到这一切屈辱都是段芳带来的,刘枷心中越发愤怒。当天下午,刘枷将女儿接回安顿在父母家后,找了把西瓜刀在路边等着段芳回来,他誓要结束这一切。

  当晚,刘枷杀了段芳后,心情并没有什么波动,只是感觉这辈子没盼头了。简单处理好现场后,也不知道要去往何方,就从现场走到附近山上给在远方的姐打个电话,拜托姐姐照顾下儿女。可电话拨出去说了一句话就没电了,刘枷扔掉手机和卡一路逃亡到重庆。逃亡4年里,他不敢与家里联系,也不敢住店、打工,只能住到无人居住的拆迁房里,下午出来和一些老年人打牌混日子。没想到他手气和牌技还不错,出逃时身上只有几百元,直到被抓时,身上还剩几百元。(文中人物均系化名)
编辑:郭赛博